晨 鐘 報
 

 為“晨鐘”喝彩

  在嵊州一中新校園的廣場上,聳立著一座用不銹鋼制作的大型立體校標——“晨鐘”。它是一中的精神象征,標志著“晨鐘長鳴,與時俱進”的辦學精神,也展示著學校兩個世紀的奮斗歷程。“好……”!我不禁連聲喝彩。
  在舊社會,我無緣進嵊中門墻。嵊中之有校標“晨鐘”,我是1982年知曉的。那時,我素餐嵊中,為籌辦70周年校慶,給自己掛上了“專員”(專管員)職銜,利用節假日訪問張熹(首屆畢業生),張秀民等老校友30多人次,廣泛征集校史資料。我跟30年代的裘桔汀校友交談時才得知嵊中曾經以“晨鐘”作為徽記。既而,童先榮校友證實,那時期學校統一發給住校生的床單印著“晨鐘”圖案。因“嵊中”與“晨鐘”音諧,引發我的興致,銘之于心,但只直覺“作息定時”、“以鐘報時”而已。過去,不是有“黎明即起,灑掃庭除……”的格言嗎?還記得劉章新先生制訂的學生守則,也有“早起,常運動。守時……”的要求。翌年,我在記敘學校的簡史時,開始思索“晨鐘”的創意問題。
  古代的樂器中,有鐘,有鐸(木鐸、金鐸)古人常為警眾、曉理而鳴鐘振鐸。唐、杜甫詩云:“欲覺聞晨鐘,令人發深省。”(《游龍門奉先寺》)我想“晨鐘”這校標該是從“覺”字創意吧?杜甫詩中的“覺”,是指覺禪。今日,我們聞“晨鐘”,為的是覺時間,覺時局,覺時機,還要覺新生事物,最重要的是覺真理。
  近90年來,嵊中歷屆師生以愛國心熔鑄“晨鐘”,不斷弘揚“晨鐘”精神。瀏覽校史,真可謂春風桃李,滿園榮光。最可貴,在諸多篇章中貫注著師生的正氣、骨氣、朝氣,令人肅然起敬。如,擔任領導工作近40年的劉章新先生,“一身正氣,兩袖清風。”他的正直、清廉、敬業和奉獻精神,被譽為“師表”。又如沈賢修先生,在20—30年代間,兩次到嵊中執教。抗日戰爭時期,嵊城淪陷,學校西遷,他任馬仁村分部主任。1943年11月23日凌晨,日軍突然襲擊分部,他被捕,陷入魔窟21天,經受種種折磨,但不為刑所屈,不為利所動,抵死不做漢奸——擔任偽中學校長,表現了一個中國人應有的民族氣節,為“晨鐘”添上了一份硬骨頭精神。(注一)“晨鐘”,催人覺醒。
  在嵊中發展史上,1927年是個階段性的起點。那年,鄭鵬沖先生接任校長(至1933年離任)。他畢業于武昌高等師范(今武漢大學),思想開明,曾贊助張珂表開設生活書店(后名群力書店),銷售進步書刊。他服“教育救國”論,崇仰陶行知。陶師主張:辦學“為求大眾解放和民族解放”。他也認為,開發民智應從底層抓起,喚起民眾應從工農做起。1927年,陶行知先生為推行“鄉村教育”培養師資,在南京創辦“曉莊師范”。次年,“湘湖鄉村師范”在肖山立校。1929年,嵊中也效法“曉莊”,辦起了“鄉村師范班”(招生3屆)。鄭校長致力革新,重視師生的社會實踐,加強教育同實際生活聯系,因此,學校很快出現了生動活潑的局面。短短3年,造就出一批“教、學、做合一”的新型師資。1930年,曉莊師范因師生支持抗日,援助工人罷工斗爭,被國民黨政府封閉。1931年,由于當局反對“曉莊”的辦學模式,壓制民主運動,禁止學生抗日愛國游行,在肖山的“湘師”爆發了大規模學潮。1932年,嵊縣中學的“鄉師班”被迫停辦。這一次順應時代潮流的教育實踐,提出了一個如何辦教育、培養什么樣人的問題,其實是廣大愛國人士對自強自救道路的一次探索。(注:二)
  那時期,內戰不止,外患日亟,“一天天國土淪喪。滿耳是大眾的嗟傷。”烽火漫天,風潮遍地,一切愛國人士無不為民族危機而憂心疾呼:中華兒女“醒來吧!起來吧!”“擔負起天下的興亡。”一曲曲慷慨悲歌,在嵊中校園內激蕩。“九、一八”、“一、二八”的報警聲震驚了全校師生。
  “晨鐘”,催人奮起。
  “七、七”事變后,“晨鐘”之聲更加昂揚,全校師生行動起來了。惜乎記載當時情景的文字資料都毀于“文革”,即使一鱗半甲也難以在校內找到。所以,我的心一直被嵊中校史這根弦牽動著。從1982年起,歷時4年,我與外地校友通信聯系上百次,陸續收到許多校友獻出的歷史資料。一次次收獲,一陣陣驚喜,特別是在南京工作的錢曾稷校友寄來了自己珍藏多年的以“晨鐘”命名的校刊1—10期(1936年—1937年,鉛印本)。裘愉沅先生在《卷頭語》中寫道:“‘晨鐘’既鳴,諸同學聞雞起舞,此其時矣!”“聞雞起舞”一語,揭示了校刊“晨鐘”的主旨,要求同學們象東晉的祖逖和劉琨那樣刻苦鍛煉,立志報國。校刊上還有王逸先生畫的“晨鐘”圖。他寥寥幾筆,勾勒出清溪、輕舟、水楊、古城、懸鐘、遠山,一紅日噴薄而出。這張圖構思精妙,主題鮮明。“晨鐘”、“旭日”,有聲有色,有情有景,朝暉奕奕,把未來的希望寄托在青年身上,其意境多么高遠!
1937年,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形成,一批有聲望的、思想開明、進步的教師,如錢耕萃(1923年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)、錢希乃、應懷新、劉章新、商蔭莊、駱賓基等先后到嵊中執教,他們帶領指導學士投入抗日救亡工作,深入城鄉基層,辦起“星期校”、“民眾夜校”和“臺門識字班”,促進學生與工農群眾結合,在社會實踐中接受教育,增長才干。那時期,“晨鐘”之聲遍及街巷,遠播山村,大大激勵群眾的愛國心,抗日救亡的斗志和情緒如同江潮般洶涌澎湃。
  在30年代的“晨鐘”校刊中,有當時師生的幾百篇激揚文字。他們發揚蹈厲,暢抒愛國情,共話報國志,砥礪救國的實際行動。后人閱讀這些詩文,如聞往日鐘聲,如見一代熱血青年的精神面貌。裘愉堂(又名夏白,烈士)、竺巧英(烈士)、裘愉申、汪維城、魏文英、周陶、樓愛姑、袁楚珩、周醒我、竹嘉仁等大批嵊中學生共赴國難,毅然走上革命道路。在“晨鐘”這塊園地里,竺巧英、陳葦(即周醒我)和魏文英三位女同學合寫的《同辰集》(三位同學同日出生,同走革命道路)。真可謂汗青留丹,光耀千秋。他(她)們為母校留下的,是一筆十分寶貴的精神資產。
  “一唱雄雞天下白”。1949年,全國人民在“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”的凱歌聲中,昂首跨入了新社會。半個世紀后,人民又豪邁地跨入了新世紀,向著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挺進。如今,“晨鐘”立于九畹,其形更光輝燦爛,其聲更激越洪亮,其精神更將發揚光大。
  “晨鐘”,催人創新。
  2002年10月23日,嵊州一中舉行新校園落成典禮,來賓盈門。邇來,參觀者絡繹不絕,盛贊一中堂宇恢宏,校園錦繡。
  最耀眼、最富有遠見的鄧小平同志題寫的16個遒勁閃光的大字,“教育要面向現代化,面向世界,面向未來”,指引著教育的發展方向,給人以無比高遠的感覺。
  最醒目、最切合時代的“晨鐘長鳴,與時俱進”的標語牌,顯示了一中師生奮發向上,銳意進取,永不止息的精神風貌。
  最動心、最宏偉的是一只引頸長鳴的雄雞昂然立于銀色的鐘座上。這座新世紀的新校標,虛擬、抽象、詩化、雅致,寓意深長,它,既承載著“晨鐘”的傳統精神,也體現了改革創新的時代精神。設計者真可謂匠心獨運!
  什么是“晨鐘”精神?是愛國,是“聞雞起舞”、自強不息、發奮學習、立志報國的精神。近百年來,憂國、救國、報國、興國、富國、強國、聲聲相繼;“愛國、勤學、強身、守紀”的校訓,一脈相承。1915年立校之目的,為“振興中華,培育俊才”。如今大興科教,培養高素質的創新人才,也為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。
  “花兒朵朵”、“碩果累累”,這是兩幅國畫,是著名畫家劉文西、裘沙兩位校友贈給母校的。近90年來,出自嵊中門墻的英才遍布中華大地,國家級的專家學者已不勝枚舉。1950年譚震林同志主浙,他親自提名并委以重任的一位機械工程專家,就是1924年畢業于嵊中的錢祖恩。錢總負責研制大型制氧機獲得成功,又組建重型機械廠,為浙江重工業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。他歷任全國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,全國機械工程學會理事,浙江九三學社主委。又如1997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,現任浙江工業大學校長的沈寅初校友,等等。他們的輝煌業績,為母校添上采,為家鄉增了光。“晨鐘”之聲,可謂重而又重,遠而更遠了!
  際此世界高科技突飛猛進的時代,“新”的時間值越來越短暫。眼前的許多“新”不正飛速地向“舊”轉化嗎?所以,一日不創新就意味著落后。改革開放的實踐證明:創新則興,創新則進。
  我忝為嵊州一中校友,衷心祝愿“晨鐘”之聲“既日新,又是新,日日新。”晨鐘聲聲,不絕于耳;師生齊心,與時俱進!
  注:①此材料由袁永昌校友提供。1943年,他與沈賢修先生均在嵊中分部任教,同時被日軍擄去,投入牢房21天。
    ②此材料由黃品璇校友提供。他畢業于1931年鄉師班第二期。
    ③作者王一藩曾于1980—1984年擔任嵊縣中學校長,亦是嵊州教育界的老前輩。


 
AV黄色网站-亚洲一级片-免费黄色视频在线观看-妈妈的朋友免费观看-妈妈的朋友2-AV黄色网站亚洲一级片